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543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中级会员 LV.3

Rank: 6Rank: 6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2 21:34
  • 签到天数: 2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金币
    15580
    钻石
    5844
    最后登录
    2019-8-16
    发表于 2015-3-18 10:01:07 |显示全部楼层
    心里开始隐隐的叹息,结局本可以不这样……

      记得有朋友告诉过我这样一句话:人的一生会遇到四种人,第一种,你的初恋之人;第二种人,你十分爱她,她却不爱你;第三种人,她十分爱你,你却不爱她;第四种人,你不怎么爱她,她也不怎么你,你们最终却生活在了一起。本来,我还相信有第五种人,就像最初读到少安与润叶刚相恋时相信他们属于第五种一样,但到后来我才发现:也许朋友那话更对些……

      ……结婚的那天,她满脑子想的是少安,她青梅竹马的那个人,他想到了他们小时候,想到了他们的小学、初中,想到了现在,她没有哭,只是心隐隐的作痛,心里感到无比的压抑,她想哭,但还是没有。她明白了:有些人,跟你再好,不一定能伴你一生,而伴你一生的人,也不一定是你最爱的人。她还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好孤单,能给她安全感的人已经不可能是她的人了。以前,她总是拒绝那个男人的求婚,那是因为还有少安哥,她可以等,可现在,她还能等?以前,还有信念,可现呢?……

      “再见,少安哥,我依然爱你…”润叶默默的念到。

      婚礼正式开始。

      ……

      少安跟润叶从小就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每天一起玩耍,一起摘马兰花,一起光着屁股在双水村的小河嘻戏,甚至连晚上睡觉都哭喊着要睡在一起……两家的大人也不分彼此,有什么好吃好玩的总要给对方留一点。

      四岁那年,孙少安的父亲孙玉厚突然要儿子跟他一道上山砍柴,他哭着不去,他要跟小他一岁的润叶妹妹耍,可父亲告诉他,他家太贫穷,不能整天耍,要自己劳动才能有东西吃……那天他第一次拿着一把刀跟父亲上山了,之后他也隐隐地感觉到了自己家与润叶妹家不同:她家每天都吃白馍,而自己家有时连黑馍都吃不饱……是啊,润叶的父亲是他们村的村支书,她的二爸更是原西县里的干部,而他的爸妈,却是一个三代人同时住在一个窑洞里的农民,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虽然他二爸也是他们村一个副干部,可根本不顶事,每天怕他那山西媳妇怕得要命……

      上小学之后,他们还是一起回家,一起上课,润叶知道少安吃不饱,就每天都给他带两个白馍到学校,他也每天帮助她学习上的困难,要是有人打她,他更是不会饶他。她也不管什么事都跟他一起解决,有次少安屁股上的裤子破了,不敢回家,她让少安在那等她,她跑回家拿了针线,学着她母亲的样子,让少安爬在地上,第一次帮人缝裤子,当她花了很大的劲才弄好让少安起来走时,却只听见“嗤”的一声,又破了,他俩笑成了一团……村里人都开玩笑睡“润叶要成孙家的媳妇了”,那个年龄的他们当然不知道大人们在说什么。

      后来,他们一起到石讫村上初中。石讫村离他们村有十几公里,家庭稍微富裕的人家的孩子中午都不回家,而到公社的食堂吃,可少安要回,他没钱换粮票去食堂吃饭。看到少安要回,本来安排在公社吃饭的润叶也非要跟少安一起回家吃,家里人给她的吃的东西她也不忘给他一点,买个学习用品也一定买两份,他的成绩还是学校最好的,她的成绩虽比不上他,但也还不错……

      这样,一晃初中就要毕业了,可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他已经十多岁了,他已经懂事了,现在家里只靠父亲一个人劳动来养这个家,母亲身体太差,只能在家,照顾奶奶。况且,现在弟弟上了小学,妹妹也快要上学了,姐姐虽在家,但毕竟是个女人……他再不能这样了,他不能再读书了,他要到公社里去像父亲一样争工分来换粮食,当他告诉父亲时,父亲虽很反对,但最好还是没办法的答应了,但他还是要求父亲让他参加那年的高考,他要证明给人们看:他,孙少安,不读书并不是没考上高中,而是不去读高中。当他把这想法告诉润叶时,润叶像小时候一样哭了,她不让他辍学,让他继续读书,小时候只要她哭他就什么事都依着她,可是,现在,不管用了,他真的不读了,那天她和少安都伤心的哭了,他是多希望自己还能像润叶妹一样继续读书啊,她是多希望他的少安哥以后还在陪在他身边,呵护她,包容她啊,可是……

      那一年,他以全县第三的成绩被县一中录取,她也以优异的成绩考被县一中录取……

      那一年,他十三岁,她,十二岁……

      那一年,她上了县一中,他,回到家里参加了劳动……

      时间就像双水村的流水一样快,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现如今,曾经那个十三岁的孙少安已经变得英俊雄魄,当上了生产队的小队长了,完完全全成了家里的主力,可他的家境跟十年前一样,并没有什么改变——姐姐虽嫁了人,可还不如不嫁,他的那个姐夫王满银谁都知道是个“二流子”,什么事都不干,还要姐姐来养他,而且弟弟也上了中学,妹妹上小学,而那个曾经跟她朝夕相处如同自己亲妹妹的田润叶,在她二爸的帮助下在县城读完高后中留在了县小学教书,每年,润叶都要回家几次,每次都要拿着这样或那样的东西到他家来一趟,虽然他知道,他们现在的身份已经相差很大了,一个是老老实实的农民,一个是吃公家饭的工作人员。可润叶不管,她还是以前的润叶对他还是以前一样……

      那天,当润叶找到在城里读高中的少安的弟弟少平时,给了少平一张粮票和几十块钱,那可是她三个月的工资,她让他转告他哥哥到城里一趟,她找他有事。少安来了,他甚至不敢在她家洗脸,与这个干净漂亮的姑娘比起来他实在太脏了,怕脏了她的卧室;那天,他们又一起去摘了马兰花,当他回去的时候,她给了他一张纸条“少安哥,我愿意一辈子跟着你润叶”,少安哭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这不可能!她一个吃公家饭的人怎么可能跟他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在一起?那晚,他跑到曾经跟润叶一起玩过的河边,想了许久,默默的哭了许久,“认命吧,少安”他对自己说。

      可润叶一直苦苦地在等少安的回信,却一直没等到。这个时候,跟他二爸在同一单位的李登云的儿子李向前一直在向他献殷勤,还有她二妈也不断的作她的工作,让她答应这门婚事,但她一直不答应,她只爱她的少安哥,她不爱那个李向前,甚至她要躲着他,即使他什么事都为她做,可这样只让她更反感……等不是办法,况且她心里没底,要是少安明明确确答应了她,她是不怕等了,而问题是……她决定再请假再回双水村,可去了两次都没见到少安他人,即使她跟少安妈说了,让少安第二天中午一定在家等她,因为她下午必须回学校,可是第二天却等到下午仍没见他影子,她,回了学校,带着满腹的失落……多少次,她又让少平告诉他哥让他哥到县城来找她。可终究,还是没来……

      少安知道润叶来找他,可他不能来见她,一是因为太忙,而更重要的原因,他不能害了她,他一个农村人,怎么好意思娶一个有工作的女生当媳妇呢,况且他们门不当户不对,润叶她家里人肯定不同意,“原谅我吧,润叶”,他希望她明白他的苦。

      ……

      当他决定到山西去找那个不聘礼的女孩时,他跑到她曾经送信给他的地方哭了,狠狠的哭了,他想起了他们一起摘马兰花,想起起她为他缝裤子,想起她甜甜的笑……但他知道,这一去,将会把他喜欢的润叶给放下,从此,只能变成一场难忘的回忆,“忘了我吧,润叶,我很爱你,可我不能……你可以找到一个更爱你,适合你的人的”。

      到了山西果然找到了他爱并且爱他的温柔体贴的姑娘

      ……他们的婚礼是少安让他弟弟少平通知润叶的。婚礼那天,润叶没有来……婚礼结束后,她的父亲田福堂才给少安夫妻一段很珍贵的缎子,说“是润叶叫我给你们的,她祝你们幸福”。少安差点又哭了,但他还是强忍着没哭,他不能对不起从小失去母亲又没要他们家聘礼并且不闲他家穷还十分爱他和他家人的妻子。

      这一天,润叶哭了,伤心地哭了,她什么也没吃,什么也不做,只是疯狂的跑到那天跟少安一起的地方,望者一朵朵马兰花,才发觉已经枯萎了,她任风肆虐的吹,她不明白她的少安为什么不爱她,她知道她再也不可能跟他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能了……慢慢地,她在河边睡着了,直到,她二妈和李向前的母亲,她二妈的上级领导来找到她。

      转眼一年,她消瘦了许多,那个向前也不断的向她进攻,同时还有她的二妈,她常常呆呆的想:要是少安的妻子是她那该多幸福啊。

      而当她知道她跟李向前结婚可以使他爸在政治立场上与她二爸一致而减少她二爸的工作困难时,她甚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是啊,她到城里来后就一直在二爸家,她二爸一家人也从来就把她当自己的女儿看,她一直没机会报答,现在能帮就帮吧,更何况,她那颗对爱情的心已经有些麻木了,变得迷茫了,她一个人不知怎么办。但是,当她刚答应完她马上后悔了,但已经没办法了……

      “润叶姐,这是我哥叫我我带来的,他让我祝你幸福。”不知什么时候,少安的弟弟少平拿着一条清新的毛毯站在润叶面前,她知道:少安哥,他,不会再来了。
    欢迎下载app体验!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网站地图|今日焦点|手机版|点这里赞助| 十堰社区网      网站已运行

    鄂公网安备 42030402000110号

    Copyright © 2011-2020 Comsenz Inc. 十堰社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李熊

    Powered by Discuz! X2.5( 鄂ICP备10015027号 )

    回顶部